当前位置:首页 >> 拍卖论坛 >> 艺术天地 >> 艺术品拍卖市场仍处困境
拍卖论坛

艺术品拍卖市场仍处困境

日期:2017年6月12日 16:03

艺术品拍卖市场仍处困境

 

2015年度拍卖行业数据”前不久在北京发布,数据显示,最具代表性的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国时、北京翰海等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去年市场规模较上年有所下调,上拍量下降13.96%,成交量下降13.4%,成交额下降15.38%。从市场结构看,近现代和当代书画的缩水直接拉动了整体市场下滑;古代书画、油画及当代艺术、宫廷艺术、佛教艺术保持稳定增长;名人信札等新门类逐节攀升。而从成交额、成交率等指数看,经过调整的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仍没有走出困境。

 

 

全形拓:比照相还真实的古老技艺

 

“我们现在要想把一个物品记录下来,或者是留下来给后人看,可以拍成照片,或者录制成影像资料。那古代的人怎么记录一件物品呢?那就是用传拓的技艺。”日前,金石器物全形拓制作技艺的传承人张友海先生告诉记者。

在张友海先生位于小南湖公园内的工作室里见到他时,他刚参加完一个展会回来:“这门神秘的技艺,可谓是中国传统技艺的奇葩,因其一比一地拓印器物的形制与花纹,有人称其是比照相还真实的古老技艺。因为照相不能真实反映一个器物的尺寸,而全形拓却是按1:1的比例完整保存了器物的样子和尺寸。”

 

 

全形拓作品毛公鼎

目前,这门技艺掌握者寥寥无几,张友海是其中之一,他的金石器物全形传拓制作技艺,已入选湖北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全形拓:最早出现在清代

传拓技艺是用纸和墨及传拓工具将铸刻在器物上的文字或图案捶印下来的一种方法,发明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传承至今,为中华文化遗产的有序传承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它不仅为我们保留了无数珍贵的文物、文献资料和书法艺术资料,而且至今还在文物、考古和古籍保护工作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全形拓”最早出现于清代嘉道年间。江苏镇江焦山寺里有尊焦山鼎,起初为镇江魏姓所有,明末奸相严嵩当政时企图霸占此鼎。魏氏恐子孙不能保住铜鼎,遂将此鼎送至焦山寺保存。入清以后,不少文人学者对此鼎铭文加以考释题跋,尤以翁方纲的《焦山鼎铭考》一书,使得此鼎名声大振。于是焦山寺住持六舟和尚以灯取形,把该鼎的尺寸量好画出轮廓,再以厚纸做漏子,用极薄的六吉棉连纸扑墨拓制成“全形拓”,颇受藏家青睐。金石家阮元知晓后,便邀六舟和尚将自己所藏三代青铜器制成“全形拓”,以飨友人。得者如获至宝,分外珍惜,从而开创了“全形拓”之先河。

清代的金石大家陈介祺采用分纸拓法,加之绘图准确,用墨浓淡适宜,使得“全形拓”技法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上世纪初,周希丁、马子云等人将西方传入的素描、透视等技法应用到“全形拓”中,并用墨色的浓淡来表现光线明暗的变化,使得所拓器物图像的立体感大为增强。全形拓技术可以说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然而随着以摄影为基础的石印、珂罗版等复制技术的广泛应用,全形拓这种费时费工的纯手工艺术,急剧走向衰落,近五十余年来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之外。

 

 

全形拓作品

我国的传拓技术种类繁多历史悠久,如宋代的毡蜡拓、隔麻拓,明代的套拓、彩拓、烟煤拓,清代的洗碑拓、镶拓、堆墨拓等。但这些传拓方法多是以平面石刻作为主要对象,若要对金石器物全形进行传拓,就必须采用“全形拓”的方法。“全形拓”又名“立体拓”、“器形拓”、“图形拓”,是一种以墨拓技法完成,要求传拓者具备熟悉素描、绘画、雕刻、剪纸、拓制等技法,把器物原貌转移到平面拓纸上的一种特殊技艺。

将“鱼眼镜头”用在传拓技术上

在工作室里,张友海为记者演示了传拓的技艺。张友海从自己的收藏中,找出一块印有“新安书院”的砖,将一张纸敷在砖块上,然后用棕刷蘸水刷在纸上,使纸入凹处,然后再用拓包蘸墨,敷墨纸上。

看起来似乎是很容易的几个步骤,其实是每一个步骤都需要好好掌握火候,例如纸不湿润贴不上去,但太湿了又容易破。张友海说:“我国古代许多佚毁、漫漶不清的碑刻,因有拓片传世,才使得一些石刻文献资料保存下来,让人们读到原碑刻的内容并感受到原碑的风貌。”

作为当代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全形拓的代表人物张友海,他的全形拓技艺顺承传统全形拓的发展轨迹,受教于北京李洪啸,而李洪啸正是由周希丁一枝延续而来。从这一传承也可以看出:全形拓作为一门艺术,虽自上世纪初开始处于寂然状态,但没有完全断绝,只是因为时代的各种原因,养在深闺人未识。而这,也是其日后能兴盛的一个基础。

张友海继承了前人制作全形拓的手法,如移位法、分纸法、整纸法等等,并注入一些新的时代元素,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面貌,因而逐渐为业内瞩目。

谈到张友海全形拓,首先要提到他的“鱼眼法”。所谓“鱼眼法”,类似于摄影中的鱼眼镜头,鱼眼镜头最大的作用是视角范围大,视角一般可达到220°或230°,这为近距离拍摄大范围景物创造了条件;鱼眼镜头在接近被摄物拍摄时能造成非常强烈的透视效果,强调被摄物近大远小的对比,使所摄画面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感染力;鱼眼镜头具有相当长的景深,有利于表现照片的长景深效果。

张友海在制作全形拓中,巧妙地借鉴这种摄影技法,就是为求全形器物关键图案之最大视觉呈现,略微改造所拓器皿部件的排列比例,但是又不失全形的整体形象,这也成就了其最显著的特征。

再者,张友海创造性地将彩拓技术适当运用到全形拓中,让全形拓平添了几分色彩魅力。平面的彩拓于明代已经出现,而作为全形的彩拓一直无人涉足。张友海在全形拓制作过程中,积极吸收传统平面彩拓因子,并将之与全形拓技艺结合,从而形成了全形彩拓,这不能不说是张友海的“创造”,更是他全形拓的另一显著特征。

想把武汉文物都拓下来

张友海说,只要喜欢用墨去表现历史的,都可以学做金石传拓。当然,要想拓得更均匀更分明,还需要不断提高技艺。难不难呢?用心去做都不难,当然知识越多越有利。掌握了传拓技艺只是一方面,而传拓的目的更重要,哪些东西值得去拓?哪些更具有传拓的价值?张友海认为,并非所有的文物都有拓的意义,要从保护文物、保存文物这个方面去考虑。“就我个人而言,在平面拓的范围内,我准备将武汉1949年之前值得保留的那些文物古迹都拓下来保存下来,现在大规模拆迁,要跟时间赛跑,跟拆迁赛跑。据我所知武汉的砖瓦厂最多,这方面需要保护的文物很多,要做的工作也很多。”张友海说。

张友海前几天收到一条微信,说国棉一厂家属院要拆迁,他赶紧跑去捡了几块砖。这么一捡又有了新发现。以前都认为这个家属院是50年代建成专家楼的,而张有海从砖上的字来考据,这个家属院不是50年代建成的,应该是二三十年代建筑的。此砖也不是二次使用的,他认定这批砖是二三十代年砖厂生产的,他认定这些砖厂公私合营后都解散了,从而可以断定,这还是铁厂当年留下的产物,砖质、文字上都不同新中国成立后的产品,可惜都拆了。这就是最有意义的事,丰富了自己的知识,金石学是相互联通的,涉及很广,建筑绘画书法,包括人文轶事及历史变迁,等等都在其中。越钻学问越深,越钻越有意思。

所属类别: 艺术天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拍卖论坛